三三三三三

我还是先做个人吧CP@晚柏孤舟

【朱白/RPS】吃醋(甜饼/一发完)


*虚构勿上升真人

*表白灵感源泉 @晚柏孤舟 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剧本又翻过了一页,眼前对戏的女演员嘴唇翕动,也不知道说到哪一段了,朱一龙有些焦虑地拢了拢额前的头发。就在这时微信消息提示音再次响起,朱一龙赶忙拿出手机来看,消息不是白宇发来的,是朱一龙的助理。


朱一龙失望地呼出一口气,他也没看助理发来了什么,而是点开和白宇的聊天界面,最后一条消息是他一个小时之前发过去的,是问白宇今天晚上怎么吃的。


朱一龙担心白宇不肯好好吃饭,所以两个人不在一起时候,朱一龙总会这么问他一句,然后白宇就会乖乖地把吃的什么拍个照发过去。他对朱一龙一向是秒回,再忙也是秒回,但这一次已经一个小时没回了,而且据朱一龙所知他今天也没行程。


虽然戏还没对完,现在也还是工作时间,但是等不来白宇的消息,如坐针毡地等了一个小时,纵使敬业如朱一龙,也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那边女演员把台词念完以后半天没动静,她抬头,看见朱一龙正半眯着眼睛,咬牙切齿地盯着手机屏幕,好像要把手机屏幕盯出一个洞似的。她本来要说出口的询问直接被吓得噎了回去,停顿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朱老师?”


朱一龙抬眼看了眼女演员,站起身来,指了指手机,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有点急事。”


“哦没事……”女演员话音还没落,朱一龙已经拿着手机大步流星走开了,她拿起自己的剧本继续看,一旁她的助理走上来,递过一杯热咖啡:“朱老师怎么了?”


“还能怎么。”女演员接过咖啡,挑挑眉毛递了个了然的眼色:“家事呗。”


朱一龙拨通了白宇的手机,待机音响了好久,他拿着电话走到角落,踱来踱去了好几个来回,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白宇的声音懒洋洋的。


朱一龙直奔主题,质问道:“白宇你怎么不回我消息?”


“什么消息?”白宇明知故问,随后又拉长声音“哦”了一声:“你问我吃饭的事啊,我还没吃呢。”


“这都几点了还没吃饭。”朱一龙眉头皱了起来,语气不善道:“你没吃饭也要和我说一声,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啊,这个啊。”白宇用毫不掩饰的敷衍语气道:“我现在忙着呢,没空理你。”


朱一龙眉头越皱越紧:“你忙什么?你今天不是没有行程安排吗?”


“是没有啊。”白宇说:“我现在忙着做饭呢。”


“做饭?”朱一龙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会做饭?”


白宇回答得理直气壮:“对啊,我什么都会,你不知道吗?”


“做的什么?”


“猪蹄。”


“你不是不爱吃猪蹄吗?”朱一龙问道:“怎么做的,红烧?”


“炖的。”白宇加重了语气,煞有介事地介绍道:“酸菜炖猪蹄。”


朱一龙沉默了片刻。


“这能吃吗?”


“我给你留着,你可以回来尝尝。”


“你自己吃吧。”朱一龙嫌弃地撇了撇嘴:“对了,食物中毒了记着去医院洗胃。”


“呵呵。”白宇说:“对了,朱老师,今天你的热搜不错啊,一个小时就到第三名了。”


朱一龙疑惑道:“什么热搜?”


“你不知道啊?”白宇故作惊讶地提高了语调:“那你快去看看,因戏生情,啧啧啧,你品品这个用词,这也太浪漫了吧?


朱一龙沉默了片刻,他说:“我刚刚一直在拍戏,你等下,我看看怎么回事,我一会儿给你打回去。”


“哦。”白宇用无所谓的语气道:“行呗,你看着。”


朱一龙正要挂断电话,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又拿起手机不放心地叮嘱道:“白宇你别乱操作啊,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晚了。”白宇嘿嘿一笑:“我已经让工作室把钱打过去了,新浪那边说已经安排上了,你应该一会儿就能看到我的热搜了。”


“……”


朱一龙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冷静了一下,然后说道:“买的第几位?”


“第一。”


朱一龙挂了电话,他重新回到微信界面,他的助理发来的消息已经把他的屏刷了。他一条条读下来,终于把事情捋顺了。


大概就是一个小时之前,一个标题为#朱一龙 因戏生情#的话题上了热搜榜,然后迅速蹿上了热搜榜第三。内容就是拿他和新戏的女主角演员做文章,找角度偷拍了一张两个人对戏的照片,然后冠上私下约会的名头,最后再来一句总结,因戏生情。


助理的最后一条消息是这样的。


“我们这边已经在撤热搜了,但是……”


朱一龙打字道:“说。”


助理秒回:“白老师坚持一定要买个热搜帮你分流,我们怎么劝也不听。白老师看起来……”


朱一龙不耐烦地打字道:“别发省略号。”


助理果断道:“看起来醋唧唧的。”


醋唧唧,好词。朱一龙看着助理的回复想道,他脑子里顿时就有画面了,白宇一脸别扭地一边嚷着“我就是帮他分流”一边拦也拦不住地往新浪那边打钱。


朱一龙正要把电话给白宇打回去,这个时候手机上弹出了微博特关提醒,白宇发了一条新微博。


千万粉丝福利,是一个视频。


这,难道是……?


朱一龙瞬间心上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他点开微博,视频里白宇在他们上海的房子的厨房里,眉飞色舞有板有眼地讲解着他所谓的“最近发现的一道新菜”——酸菜炖猪蹄的做法。


最后一个镜头给到了锅里炖着的东西上,镜头只有一秒,朱一龙看得胃部和心绪一起翻涌起来。他强忍着不适,把电话给白宇打了过去,这一次电话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你看完了?”


朱一龙叹了口气:“这热搜是私生弄的,我已经在撤了。”


“哦。”白宇说。


“下次你别买热搜了,行吗?“朱一龙用商量的语气道:“我撤完我的还得撤你的,公关那边还得加班,他们也不容易。”


白宇用委屈的语气辩驳道:“我在帮你分流好吧!”


“不用了!”朱一龙斩钉截铁道:“心意我领了,钱你可以省下来干点别的。”


白宇沉默了片刻:“可是……”


他的声音闷闷不乐的,朱一龙一听,顿时就心软了,立刻松口道:“……算了,你要是想买就买吧,也没多大事。”


“不是这个事情。”白宇依旧闷闷地说:“我看热搜底下的评论,有好多人,她们都支持你们,不支持我们。”


朱一龙闻言愣住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好气又好笑,他站在原地,嘴角有点抽搐。


“白宇……”


“怎么。”


“你是傻子吗?”


“哎?”


朱一龙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字地郑重说道:“我又不需要她们的支持,我只需要你。”


白宇说:“龙哥我……”


身后导演远远地叫朱一龙,朱一龙回头看了一眼,应了一声,回过头来,对着话筒道:“你等我一会儿拍完戏回去和你说。”


“好。”白宇乖乖地答应了一声。


朱一龙压了电话,他往回去走的时候打开微博,他看见白宇的热搜已经进榜前五十了。不得不说新浪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


#白宇 酸菜炖猪蹄#


朱一龙点开来,热搜底下的画风一致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你这是要毒杀谁呀”“灵魂厨师白宇”之类的。


朱一龙叹了口气,他给助理发过去一条微信:“联系一下公关,把白宇这个热搜也撤一下吧。”




第二天早晨。朱一龙和白宇对着吃早饭,朱一龙把手机给白宇递了过去。


“来,给你自己看看。”


屏幕上是某个APP的界面,上面的贴子清一色画风如下:


“继‘白宇高仿’之后小白又自己买热搜了哈哈哈哈哈!”


“大哥:这败家孩子,怎么就不给我省心呢!”


“我来解读一下,酸菜炖猪蹄,小酸菜:男人都是大居蹄子!”


……


“她们不一直都这样吗。”白宇撇撇嘴,把手机丢回给朱一龙:“我都习惯了。”


朱一龙调侃道:“我看你根本就是很享受啊,乐在其中吧?”


“这么明显吗?”白宇乐了,有点不好意思道:“那我是不是得收敛一点?”


朱一龙笑:“收敛,你憋得住吗?肚子里装不了二两油。”


白宇嫌弃地白了一眼朱一龙,嘴角却依旧止不住地上扬道:“彼此彼此!”




-fin-


【朱白/RPS】吐花(伪花吐症/一发完)


*伪花吐症梗


*日常表白宝贝儿 @晚柏孤舟 



朱一龙感到喉咙一阵痒,他捂着嘴巴轻咳了起来,手掌摊开,掌心里落了几片细小的花瓣。当然,是玫瑰花,他的手指动了动,花瓣就从指缝里漏了下去,然后消失不见。


白宇就坐在朱一龙的对面,他看着朱一龙的所有动作,看着他摊开的空荡荡的掌心,疑惑道:“你看什么呢?”


“我好像生病了。”朱一龙说。


白宇问道:“感冒?”


“不是。”朱一龙摇摇头:“比感冒要严重多了,再不治可能会死。”


白宇愣了好一会儿,他瞪大眼睛瞪着朱一龙,语气不善道:“龙哥,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


朱一龙笑了笑:“白宇,问你个问题。”


“问。”白宇没好气地应了一声,似乎依然对朱一龙刚刚的话耿耿于怀。


朱一龙的双手放在桌子上,交握,眼睛认真地看着白宇,说道:“如果你遇到了一个你很喜欢的人,你觉得这辈子就是他了,你会怎么办?”


白宇诧异地扬眉,语调上扬地“啊”了一声:“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龙哥,你认真的?”


“嗯。”朱一龙表情诚挚地点了点头。


白宇想了想,语气带着些不确定地回答道:“我会去争取的吧。”


朱一龙接着说道:“可是,假如你没有办法确定他的心意呢?”


“那就去问他啊。”白宇故作轻松地笑:“不问怎么知道。”


朱一龙紧追不舍:“他装傻呢,或者逃避问题,一问就跑呢?”


白宇被问得懵住了:“那……”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没有这个意思。”


白宇挠挠头,犹豫地支支吾吾道:“也不一定吧,这个要看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万一他只是害羞呢?”


朱一龙目光炯然地注视着白宇:“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还是要问,对吗?”


白宇不自然地低下头,避开朱一龙的眼神,嘟囔道:“你去问呗。”


朱一龙沉默了片刻。


片刻之后,他说:“白宇,在一起吧。”


白宇露出震惊的神色,他张着嘴巴看着朱一龙,脸上不起眼的淡红色蔓延到耳朵根的时候,他终于磕磕巴巴说了一句话:“所,所以龙哥,你刚刚说你得了什么病来着?”




吐出花瓣算是病吗?


在这次见面之前,朱一龙和白宇分开了一段时间,不算很长,也就几个月,就在这段时间里他发现自己淤积了很多负面情绪。


不甘心也有,自怨自艾也有,然而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太想白宇了。在遇到白宇之前,生活对于朱一龙来说最多算是索然无味,可是遇到白宇之后,生活就由索然无味就转变为面目可憎了,所有打交道的人没一个能看得顺眼的,简直是一个个变着法地让他闹心和厌烦。没有白宇的日子漫长到度日如年,越是过活,他就越想念白宇的好。


这些负面情绪宣泄不出来,如鲠在喉,于是就要努力咳出来,咳出来的是血淋淋的玫瑰花瓣。为什么是玫瑰花瓣呢,因为白宇就像玫瑰花,还长着乱七八糟的刺。


这病来势汹汹,很快就病入膏肓。再等下去可能会死,朱一龙不想再等了。


所以当白宇顾左右而言他的时候,他没有回答白宇的逃避话题的问题,而是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在一起吧。”


白宇面红耳赤道:“你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行吗?”


“行,你先考虑着。”朱一龙说:“我还有一些话要说,说完你再给我答案。”


白宇忙不迭点头:“你说。”




其实这些话朱一龙很早就在心里拟好草稿了,但是到了这个关头,那些弯弯绕绕用作铺陈的话他反而一个字也不想说了,他想了想,干脆直接切入主题。


“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白宇眨眨眼:“嗯,看出来了。”


“真的很强,你可能会受不了,我是认真的。”


“有多强,你还能把我绑起来关小黑屋子不成?”


“我不是没考虑过。”


“你是认真的?”白宇警觉起来:“等等,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没答应你,你真的会把我打晕了关起来?”


朱一龙认真地说道:“我不知道。”


“……”白宇一脸一言难尽的复杂表情,他似乎在努力消化朱一龙的话,过了半晌才接着问道:“还有呢?”


“我有感情洁癖。”朱一龙说:“简单来说,就是心眼小,容不得一粒沙子。”


白宇接过他的话,调侃地说道:“通俗来说,就是爱吃醋?”


“对。”朱一龙赧然地笑笑。


白宇向前倾了倾身子,兴致勃勃地说道。“下次吃醋给我看看呗,我觉得你吃醋的样子应该还挺可爱的。”


朱一龙摇摇头:“不可爱的。”


“好吧。”白宇耸耸肩:“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这个人死脑筋,认定一条路就不会再回头了。所以你一旦答应我,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不会放手。”


白宇脸上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他沉默了很久,最终开口说道:“龙哥,你这话是不是说得有点重了。”


朱一龙问:“你觉得重吗?”


白宇说:“你也知道我爱玩,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收心。”


“你爱玩是因为你缺乏安全感。”朱一龙语气肯定地说道:“这个我会给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你这么了解我的吗?”白宇拧起眉头,故作惊奇道:“我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以后会知道的。”朱一龙笑道:“我遇见你之前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现在你知道了?”白宇挑眉道:“你想要什么?”


朱一龙点点头,笑道:“我想吻你。”


白宇一愣,他抬起眼睛看朱一龙。


“来啊。”他说。




朱一龙吻白宇的时候,又感到喉咙一阵痒。


吻过之后,他捂嘴咳嗽,摊开手的时候,掌心里什么都没有。


白宇在一旁担忧地说道:“喂,你不会把感冒传染给我吧。”


朱一龙说:“我没有感冒。”


白宇费解道:“所以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之前说的那么吓人。”


所以那些花瓣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抑或是,已经不药而愈了?


“没有。”朱一龙笑笑:“没事了。”


“吓唬我是吧,明明就是感冒。”白宇撇撇嘴:“算了,传染了也没辙,那就一起吃感冒药吧……”


白宇不满地嘟囔着,嘴唇翕动,嘴边的胡茬乱糟糟的,熟悉的声音通过鼓膜和心脏以统一节律共鸣,一字一字,把朱一龙心里所有细小的缝隙填满。


他低头,再次吻上了白宇的唇。


从他们的第一个吻起,朱一龙就知道,他永远不会再想吻上别人的双唇。




-fin-

【朱白】芒果先生(AU/下)


*总裁朱X芒果精白

*以前有田螺姑娘现在有芒果先生

*表白灵感源泉宝贝儿 @晚柏孤舟 


上文链接:芒果先生(上篇)   芒果先生(中篇)



那天晚上朱一龙把芒果拿起来咬了十多个牙印,咬得白宇鬼哭狼嚎的,门后的保镖听到动静还以为朱一龙发生什么不测还跑来咣咣地砸门。但是任凭朱一龙软硬兼施连哄带吓,白宇是真的铁了心不变回来了。

朱一龙真的有点怒了,从小到大很少有人敢这么扫他的兴,上一个这么做的坟头草已经五米高了,他想,看来他今天需要让白宇见识见识他的手腕了。
朱一龙于是一个电话给助理打了过去,让他买几斤芒果回来。他精挑细选的助理能力还是强,大半夜接到这种指示以后,二话不说地压了电话,然后十分钟以后出现在了朱一龙家门口,肩上扛了一麻袋芒果。
“朱总,您要的芒果!”助理站在门口,气喘吁吁把麻袋一卸。朱一龙弯腰捡起来一个,很好,又大又新鲜。助理有些疑惑道:“您要这么多芒果做什么,您要吃吗,我怎么记得上次体检……”
朱一龙满脑子的白宇,他哪里听的进去助理嘴巴里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他眉头一皱,助理就立刻识相地闭了嘴巴,但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边退出门去,一边还不放心地说道:“朱总,有什么事您再给我打电话啊!”
朱一龙把芒果洗干净了,摞在果盘上。他坐在白宇芒果的旁边,挑过一个真芒果,然后开始不紧不慢地剥一个真芒果的皮,剥开以后,拿过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剃下一块澄黄的芒果肉,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起来。
这招在商场上叫做杀鸡儆猴,朱一龙对他那些心怀鬼胎的下属们用过几次,屡试不爽。现在牛刀杀鸡地用在白宇身上,他就不信这个小芒果精看见他吃他的同类会不害怕。
朱一龙就这样一块一块地吃完了一整个芒果,白宇芒果就在朱一龙身旁静悄悄地看着,一声也不发。朱一龙又拿起一个芒果开始剥皮,白宇芒果终于说话了。
“龙哥,厉害啊。”
“厉害?”朱一龙片下一块果肉,斜眼看白宇:“下一个就是你,我说到做到。”
说着,他把果肉送入口中,由于说话的缘故汁水呛到了喉咙里。朱一龙有些狼狈地捂嘴咳嗽起来,他越咳越厉害,越咳喉咙越涩,他弯腰使劲咳嗽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止住了,想要直起腰来,却发现一口气梗在肺里喘不上来了。
他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把手里的芒果一扔,想要去盥洗室清洗一下,但是随后他就感觉到了痒,抓心挠肺的痒,沁到骨子里那一种,百爪挠心,然后在四肢百骸里流窜。
朱一龙心里涌上了四个大字:芒果过敏。
朱一龙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助理刚刚走之前欲言又止的表情,助理好像提到了体检。体检报告单朱一龙自己没仔细看过,好像当时说他过敏体质,对某些水果会有严重的过敏反应。
朱一龙扶住门框,想要深吸一口气,却发现他连呼吸都开始不畅了。他感到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一股酸水向上翻涌,四肢有些酸软,眼前也有些模糊起来。
在意识开始昏沉的最后时刻,朱一龙隐约感到肩膀被人扶住,身边传来白宇若有若无的声音:“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
这小东西,还不是乖乖现形了嘛。朱一龙最后这么想道,我朱一龙想办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

朱一龙睁开眼睛,满眼一片雪白,浓浓一股消毒水味。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面还打着吊针。
输液瓶里的液体还很多,朱一龙等得无聊,他想起来手机远程连接的那个摄像头。他想,白宇没跟到医院来,那就是还在家里,他想看看这个芒果精在干什么。
白宇果然在家里,但是画面里除了白宇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白宇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着,看上去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他说:“不行,我得去医院看看!”
男人说:“你去了有什么用?”
白宇歉疚道:“可是他是因为我才吃芒果的啊,还有食物中毒,也是我害的。”
男人说:“那你不是完蛋了?”
白宇疑惑道:“什么完蛋了?”
“你当初和我说,你看上个美人儿,还和我吹牛说一个月内搞定。”男人说:“现在倒好,你认识人家第二天就把人家弄得进了两次医院,走远了吧你。”
白宇嘿嘿笑了起来,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说道:“小甜梨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美人已经对我动心了。”
被称作“甜梨”的男人不可置信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宇说:“我当然知道,我和你说,要不是出了点意外,我俩昨晚可就……可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你别自作多情了吧。”甜梨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还昨晚,我看你是疯了。我早和你说过了啊,这种事情不能心急的。”
“不是,我没、我才没心急!”白宇脱口而出,他迫不及待地地解释道:“是他心急!”
甜梨满脸不信地呵呵一笑:“他心急?他心急你怎么不上啊?”
“当时气氛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不太对。”白宇脸色很不自然地挠了挠头,支吾道:“下次换个对的气氛再说。”
甜梨追问道:“什么气氛?”
“就……”白宇欲言又止,犹豫了半天,但最后还是豁出去了地说道:“他……他想压我你知道吧,而且他力气还比我大,你想想看,老子他妈一个纯1,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甜梨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然后爆发出了一阵哈哈哈的大笑。他笑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白宇啊白宇,你也有今天!”他说:“该!”
白宇瞪了他一眼:“滚吧你。行了不和你扯了,我去给我龙哥熬点粥,今天晚上他的胃饱经折磨太惨了,得喝点养胃的东西。”
然后白宇的身影就消失在画面里了。甜梨一脸新奇地跟了上去:“你还会做饭呢,给我见识见识!”

朱一龙拔了输液管,走到医院走廊上的时候助理跟了过来,朱一龙脸色铁青地和他说:“开车去,我要回去。”
助理说:“可是您的脸还有点肿……”
朱一龙摸了摸脸,斜眼瞥助理:“少废话,开车去。”
助理一溜烟跑走了,医院走廊上消防栓那里有个镜子,朱一龙对着照了照,脸还真的有点肿,不过影响不大,还是那么帅气逼人。
他想起来白宇的话。
美人?
朱一龙唇角上扬勾出一个冷笑。
车子开过来了,朱一龙就挂着这抹冷笑上了车,坐在他旁边的助理瑟瑟发抖地偷瞄了他好几眼,一路上一句话也不敢说。医院离朱一龙家不算远,很快就到了家门口,朱一龙破门而入。
白宇和他旁边的甜梨猝不及防,两个人就站在原地,看着朱一龙不紧不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白宇清了清嗓子,先开了口。
“龙哥,我介绍一下,这是翟甜梨,不是,翟天临。”白宇看看朱一龙,又看看朱一龙:“这我朋友。”
朱一龙瞟了一眼翟天临:“梨精?”
“你真聪明!”白宇高兴地一拍巴掌:“对了,你的脸怎么有点肿?”
“是吗?”朱一龙摸了摸脸,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带着你的甜梨一起滚。”
白宇瞪大了眼睛露出惊恐的表情,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是,这是怎么了?”
“装傻充愣是吧,扮猪吃老虎是吧。”朱一龙说:“我和你说,这种烂招数都是我玩剩下的了,而且顺便一提,我最讨厌别人和我耍心眼。”
“我没,我没有!”白宇慌了:“你听我解释……”
一旁的翟天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朱一龙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他就特别听话地滚了,留下白宇在朱一龙面前撒泼打滚撒娇耍赖。
“龙哥,龙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我也是情不自禁,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是真的喜欢你。”
朱一龙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还有什么骗我的,你最好全都交代了。”
“我其实会别的法术,我很厉害的。”
“什么法术?”
“我除了自己能变成芒果,我还能把别的东西也变成芒果。”
“……然后呢?”
“然后?然后没了。”白宇苦恼地挠挠头,把一头毛绒绒的卷发挠得更加乱糟糟的,头顶还翘起来一卷呆毛:“我是真的喜欢你……”
朱一龙咽了口口水,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男人还是该死的可爱。他刚刚让白宇滚当然是故意吓唬他的,他活了小半辈子第一次这么心动。况且这种大可爱还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他怎么舍得放他走。
白宇还在那边信誓旦旦地表心意,朱一龙觉得也差不多了,他于是说道:“你觉得现在气氛对吗?”
白宇一愣,疑惑道:“什么气氛?”
朱一龙有模有样地学着他的语气,放慢了语速说:“‘老子他妈一个纯1’……”
白宇脸上有点红,他一边脸红一边由衷赞许道:“龙哥你真厉害,你是不是会法术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朱一龙想,看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还是对的,这只小芒果还真没说谎,他不是装傻充愣,他是真傻。
他于是继续沉着一张脸,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其实你说的没错,我还真就想压你来着,你说,我到底能不能得逞啊?”
“啊?这,你,我……”白宇满脸的为难,支支吾吾了好久,终于咬了咬牙,一脸豁出去了的表情:“你得逞就原谅我吗?”
朱一龙内心砰砰地疯狂跳动着,但是他表面上冷笑了一声,摆明了一脸不稀罕的表情:“看你表现。”
“那……”白宇闭了闭眼,一脸“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表情,豪气干云道:“来吧!”

第二天,朱一龙回到家。白宇没给他做饭,不仅没做饭,朱一龙打开冰箱,还发现冰箱里所有食物都被变成了清一色的芒果。
“你干什么你?”朱一龙说:“显得你有本事啊,赶紧把这些给我变回来。”
“我不!”白宇气哼哼的,脖子一梗。
“你怎么了?”朱一龙又好气又好笑:“又发什么神经呢?”
“我越想越不对劲,你是不是在屋子里安了摄像头啊,昨天还故意吓唬我。”白宇说:“而且我……我疼啊我!”
啧,这小芒果脑子也还挺机灵的嘛,居然转过弯来了。朱一龙想,他忍着笑道:“哪疼?”
白宇脸色微红:“不用你管。”
白宇脸红的样子让朱一龙浑身发热嘴唇发干,他不由分说地扑上去:“来我给你揉揉……”
“你揉哪儿呢……唔……你……住手啊你……你再不住手我就把你也变成芒果了!……”

-fin-


【朱白】芒果先生(AU/中)


*总裁朱X芒果精白

*以前有田螺姑娘现在有芒果先生

*表白灵感源泉宝贝儿 @晚柏孤舟 


上文链接:芒果先生(上篇)


第二天,保姆过来收拾东西走人,她临出门前回头用奇异的眼神盯着白宇看了一会儿,白宇被看得很不自在,他不知所措地看看朱一龙,又看看保姆,试探地抬起手向她挥了挥,小心翼翼道:“我是不是应该说……再见?”

保姆抿了抿嘴,扭头要出门,朱一龙说:“等等,你把这只傻猫也带走。”

蹲在白宇脚边的猫不安地“喵”了一声。白宇弯腰把猫咪抱了起来,疑惑道:“为什么?它多可爱啊!”

朱一龙对保姆道:“算了,猫留下,你走吧。”



当晚朱一龙特地推了一个应酬,回到家里吃饭。白宇果然没让他失望,偌大的餐桌上就摆了两个盘子,盘子里盛着黏糊糊黑糊糊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朱一龙的嘴角抽了抽:“这是什么?”

白宇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回答道:“黄瓜炖鱼。”

“这个呢?”

“牛肉炸金针菇。”

朱一龙的目光从盘子上移开,脸色不善道:“我不是让你按菜谱做吗?”

白宇委屈地说道:“我不太认字。”

朱一龙不知道说什么,这时他刚好看到白宇的手指上有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他眉头皱了起来,问:“切菜的时候切到手了?”

白宇一愣,随后点点头:“嗯。”

朱一龙从抽屉里拿出创可贴,又回到白宇面前,对他说道:“手伸过来。”

白宇伸过手,傻乎乎地笑:“你是在关心我吗,我之前偷偷观察你好久,我以为你凶巴巴的,没想到你人还挺好的。”

朱一龙一边贴创可贴一边面无表情道:“没有,我只是好奇,你受伤以后流出来的是芒果汁吗?”

“………”

朱一龙贴完创可贴,扭头看了一眼餐桌,又看了眼白宇,最终叹了口气道:“换衣服,我带你出去吃。”

白宇的眼神暗了暗,他一脸的沮丧神色,垮着嘴角小声说道:“你都不尝尝吗?我做了一个下午的……”

朱一龙本来想一口拒绝,可是偏偏这时白宇身上甜腻的芒果味又丝丝绕绕地黏上了朱一龙的鼻尖,黏得朱一龙开不了口。

白宇期期艾艾地看着他,撒娇道:“你就尝尝嘛,就一口!”

朱一龙小声嘟囔道:“你身上味道怎么这么重,洗不掉的吗?”

“你不喜欢吗?”白宇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我晚上试试看能不能洗掉。”

朱一龙坐到了桌边,他想,这菜或许只是看起来卖相差点,没那么难吃呢。

他拿起筷子,白宇的表情瞬间明快起来。他夹了一筷子被白宇称作黄瓜炖鱼的菜,菜一进嘴巴里他的所有味蕾就叫嚣着抗议起来,本能让朱一龙想要立刻吐掉,但是在白宇的眼神亮晶晶的,朱一龙实在不忍心让他眼睛里亮光熄灭掉,所以他最终还是勉强咽了下去。

“好吃吗?”白宇问。

朱一龙欲言又止:“这鱼你去鳞了吗?”

白宇欢快地说道:“没有呀!”

“内脏呢?”

“什么内脏?”

朱一龙强行压下胃里的翻江倒海,目光转向另一道菜,牛肉看起来好像还算能吃,他夹了一整块放到嘴里咀嚼,然后立刻吐了出来。

他真的很想很给白宇面子,这牛肉如果是三分熟他都能咽下去,可是它最多零点五分熟,最里面的冰碴子都没化开。

白宇这回终于识趣地没有再说话了,朱一龙努力控制好脸上的表情,转向白宇,用尽力平和的语气道:“我尝完了,这回可以出去吃了吗?”

白宇似乎被他扭曲的表情吓到了,他呆呆地点了点头:“……好。”



晚上朱一龙因为食物中毒去医院洗胃去了。

他想了想,他明明只吃了一口白宇的菜,就成这个样子,如果再多吃几口恐怕真的要英年早逝。他越想越气,从医院回来后,一进门就恶声恶气地吼道:“白宇!”

从一个房间里传来微弱的声音:“这儿呢。”

朱一龙家大的很,房间也多。再加上他憋着一肚子气,也没留意是哪个房间,循着声就过去了,然后一脚踹开虚掩的房门:“你看看你干的好……”

白宇被他吓得从浴缸里哗啦一声站起来,愣愣地看着他。一丝不挂,一览无余。

朱一龙看得呆住了,白宇也呆住了。两个人面面相视地对峙着,朱一龙的视线牢牢地黏在在白宇身上,从上到下,从头到脚,他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两道鼻血顺流而下。

白宇惊道:“你流血了!”

朱一龙扯过一条毛巾,面不改色地擦了擦脸:“你先洗,洗完出来再和你算账。”

朱一龙退出盥洗室,锁上门。他一手拿毛巾捂着哗哗流血的鼻子,一手从兜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喂,是我,你把之前在我这里干那个保姆再给我叫回来吧……不用换人,就她吧,她之前干挺好的。”



打过电话后,朱一龙坐在沙发上,他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问题。朱一龙一向不喜欢把事情复杂化,所以整个事情言简意赅地说来就是,他,朱一龙,刚刚好像对一个叫白宇的芒果精产生了某种奇怪的冲动。

这要是让他助理知道,他肯定要感叹千年的铁树居然也有开花的时候。

朱一龙把问题理明白之后,他倒也没有多少惊讶。他是个接受能力很强的人,更何况白宇确实是个大可爱,对他动心,不算丢人。

白宇洗完了,披着浴袍从盥洗室里出来了。他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慢慢地一步步挪到朱一龙这边,在他面前站定。朱一龙抬眼打量白宇,白宇在热水里浸泡后的皮肤细细嫩嫩的,白里透着红,浴袍襟带把他的腰身勒的纤细又诱人。

朱一龙瞬间想到了四个字:秀色可餐。

他不动声色地咽了一口唾沫,翘起二郎腿,作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清了清嗓子道:“我好心好意收留你,结果你就害我食物中毒是吧。你说吧,怎么补偿我?”

白宇垂着头小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朱一龙皱皱眉,他拍拍身旁的空位,命令道:“你坐过来说话。”

白宇就乖乖地坐到他旁边来,朱一龙本来还想装模作样呵斥他两句,可是一扭头看到小芒果低眉顺眼的乖巧样子,什么责怪的话也都不忍心说了。他最终叹了口气,说道:“我晚饭吃的东西在医院都吐了,我现在很饿,你说怎么办?”

白宇想了想,眼睛一亮道:“我去冰箱里给你拿吃的,上午那袋蛋挞我才吃了一半……”

朱一龙一口回绝道:“不用,我不想吃那些东西。”

“那怎么办……”白宇于是又认真地发起愁来。

朱一龙抽了抽鼻子,他感觉白宇洗澡以后身上的芒果味儿反而更重了,又甜又腻直往鼻子里钻,简直甜到朱一龙心里发颤。朱一龙不喜欢吃芒果,但此时此刻这股果香却让他忍不住食指大动。他凑过去,在白宇脸上咬了一小口。

白宇先是呆滞了一下,随后触电似的弹开,他扭头瞪着朱一龙:“你干什么你?”

朱一龙勾唇,勾出一个暧昧的笑,他用调情的口吻道:“吃你。”

白宇脸涨得通红,又是惊慌又是疑惑地说道:“吃我?我不能吃的。”

朱一龙凑近,挑挑眉:“谁说不能吃的?”

白宇手足无措地想要躲开他:“你要干什么……”

说实话,白宇害羞的样子真的是可爱极了,颊边两抹飞红,眼神不知所措地四下闪躲,说话的语气软绵绵的,反倒像是欲拒还迎的邀约一般。朱一龙实在是忍无可忍,他伸手捉过白宇的下巴,把唇印了上去,白宇的唇和唾液都带着芒果甜丝丝的味道,这让朱一龙甘之如饴。他忍不住想要加深这个吻,他需要一个着力点,所以伸他手想要揽住白宇的腰,可没想到这一揽却揽了个空。

“砰”一声。白烟散去,朱一龙看着眼前那只黄澄澄的芒果,半晌无语。

“白宇你给我出来!”

芒果说:“不出来!”

朱一龙本来正在兴头上,白宇给他来这一出,他真的是又气又急。他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那个芒果,舔了舔后槽牙,恼羞成怒道:“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芒果皮扒掉,然后切成块榨汁了!”


TBC

【朱白】芒果先生(AU/上)

*总裁朱X芒果精白


*以前有田螺姑娘现在有芒果先生


*表白灵感源泉宝贝儿 @晚柏孤舟 




朱一龙回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走到冰箱前面,打开冰箱。果然,一番清点之后,他发现冰箱里面又少了点吃的。


这一个月以来,朱一龙发现自己家里好像进了小偷,可这小偷不偷别的,就拿吃的,防盗锁换了好几把都没用。而且朱一龙还观察出了他的饮食偏好,这人特爱吃甜食,一次朱一龙故意买了一大袋奶油泡芙,然后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少了一半。


作为一个家产上亿的财团总裁,朱一龙倒不是心疼他这点吃的。他就是觉得自己家里安设的最高端的防盗系统就这样被人视若无物,这是一种挑衅,纵然脾气温顺如朱一龙,他也终于还是被激怒了。


于是这一天朱一龙拎了一大堆甜点回来,一股脑全塞进了冰箱里。然后故作不经意地把一个藏着针孔摄像头的摆设摆在了冰箱正对面的柜子上。


第二天早上,朱一龙像往常一样收拾好出门。他坐上车,车子开走了,却并没有开往公司,而是绕了一大圈之后又回来了。朱一龙从别墅后门绕了回去,身后跟着几个彪形壮汉的保镖。他往大门口一站,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摄像头和朱一龙的手机是远程连接的。画面里一片安静祥和,朱一龙看得眼睛有点酸,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就在这时,他在画面里看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大剌剌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走到冰箱前面,把他昨晚买的一大袋子甜食全都拿了出来,又拿了一瓶牛奶,然后提溜到了沙发旁,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躺在沙发上吃,吃完了还把脏手在沙发套上抹了抹。朱一龙看得直皱眉,这沙发套可是纯鹿皮的,一套下来大几万。


男人吃饱喝足,一脸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然后躺倒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似乎打算小憩一会儿。朱一龙养的猫跳上了沙发,在他怀里亲昵地拱来拱去。朱一龙看得七窍生烟,这猫平时不和朱一龙亲近的,摸一下都要炸毛,现在居然和一个小偷亲近成这个样子。回头就把这傻猫扔了,朱一龙想。


朱一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推门而入,几个保镖跟着他进来。男人直接吓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手里的猫也丢出去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半晌,朱一龙说:“看什么看,老实交代吧。”


男人眨巴眨巴眼:“交代啥?”


“交代啥?交代你天天偷我家东西是什么个意思?”


男人有些心虚地向后挪了挪身体:“什么叫偷东西啊,我不就……不就是吃了你一点吃的嘛,我赔你还不行吗?”


朱一龙想了想,好像这话也没什么不对,于是他说:“行啊,你赔吧。换锁的钱摄像头的钱还有我这套真皮沙发套,给你免个零头,再凑个整,你给我五万好了。”


男人愣了愣,话都说不利索了:“不是,五万?你你你怎么不去抢呢你?”


朱一龙点点头:“好,那警察局见。”


男人瞪大眼睛,作出一副警戒的姿态:“喂,你不要欺人太甚啊,你别逼我用绝招!”


朱一龙摆摆手,对身后的保镖说:“直接拖出去,送隔壁警察局。”


几个彪形大汉向男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几只手已经拽上了男人的胳膊。男人缩了缩脖子,紧闭着眼睛,视死如归地大喊了一声:“你逼我的!”


“砰”一声,一阵白烟。白烟消散后,男人已经不见了,沙发上刚才男人坐着的位置上,静静地躺着一个芒果。


朱一龙揉了揉眼睛。


几个保镖一头雾水面面相觑:“人呢?”


朱一龙走上前,一脸若有所思地盯着沙发上那只芒果。旁边的保镖还在吵闹,朱一龙弯腰拿起芒果,抬头对他们说:“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


“可是刚刚……”


“刚刚什么也没发生。“朱一龙面无表情道:“你们谁要是出去瞎说,知道后果的。”


保镖都是精挑细选来的,一个比一个懂事,点头点的和不倒翁似的:“明白,明白!”


保镖都走干净以后,朱一龙不紧不慢地坐到沙发上,他把芒果放在手上,说道:“出来。”


没有动静。


朱一龙二话不说,拿起芒果放到嘴边,张嘴就咬了上去。这一咬还使了力气,只听见“哎呦”一声。朱一龙也被这声吓到了,手一松,芒果摔在了地上。


又是“砰”一声,一阵白烟过后,朱一龙看到男人坐在面前的地上。朱一龙低头打量着男人,他一看就不是什么恶徒,那张脸的五官很是清秀温雅,嘴边挂着一圈不修边幅的胡茬,脸上还有一个牙印。男人也看着朱一龙,不是很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起来特别的纯良无害。


朱一龙活了半辈子还没遇到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对于新奇的事物一向接受能力很强,所以这样的事情让他非常兴奋,他一边兴致勃勃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一边问道:“芒果精?”


“我有名字。”芒果精说话了:“叫白宇。”


“白宇?”朱一龙笑了起来:“这是什么讲究,你别叫白宇了,你在我家白白蹭吃蹭喝这么久,干脆就叫白吃吧。”


白宇瞪大了眼睛:“你骂谁呢?”


朱一龙说:“我还以为什么成精啊都是电视里演的,没想到还真的有。”他说着,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白宇:“哎,小芒果,和我说说你怎么成精的?”


白宇看着朱一龙双眼放光的样子,有些费解道:“你不